曹军:代码也需要无障碍

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/lhIvoe8zOWBhSGH5kTnfTg

造就第177位讲者:曹军

北京保益互动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

 作为一名残疾人,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的非视觉。既然是非视觉,我们就应有一个不同的交流方式。因为站在舞台上,我看不见大家在哪里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。大家能不能给我一些掌声,让我知道你们在哪里?有多少人?谢谢大家,我已经感受到大家的热情。

任何事物从无到有都顺其自然,而从有到无则会“蓝瘦香菇”。记得80年代,我邻居家有一部电话,我羡慕的不得了。可现在几乎人手一部手机,这已成为我们生活中的必备品。大家想想,如果你的手机突然坏了,是不是要赶快去修?或者干脆换部新的?可如果我突然间把你的视觉给关闭了,你该怎么办?海伦凯勒有一本书叫做《假如给我三天光明》,可我就在想,如果给了我三天光明,那未来的日子我该怎么过?我是否还能用平常心去面对这平凡的日子呢?

 

在我身边有不少盲人朋友都是后天失明,他们的确体验了一把“从有到无”,他们要用几年、甚至十几年的时间,去适应黑暗中的生活。

与他们相比我是幸运的,因为我是先天失明,从未见过这个世界的花花草草,我的内心完全依靠听觉、触觉和嗅觉。 比如说,我认为说话好听的一定是美女,闻着最香的花就是最好看的。

盲人到底能干什么?

 对于盲人来说,我的内心世界就是我想象中的一个圆,没有尽头,没有空间,但那就是我心中的一个世界。很多人都在说,你们盲人到底能干什么?在过去,盲人给大家的感觉就是街头卖艺、算卦的,现在大家了解最多的可能是盲人按摩。

虽然很多朋友也从电视中认识了一些比较优秀的盲人,但那都是极特殊的一些能力超强的盲人,而大家能否了解普通盲人背后的平凡生活呢?盲人到底能够做什么?

借助科技的力量,盲人已经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。在讲这几个小故事之前,我想先给大家分享一段话,送给正在创业、或即将创业的朋友们。那就是:

一个项目的好坏并不在于其本身,而在于它能否改变一个群体的生活方式。

而科技真真正正地改变了盲人的生活方式。

在我们公司有一位盲人程序员,大家听了可能都觉得不可思议:盲人怎么写程序?过去,他学的是C++,先让家里人把C++的代码抄成盲文,然后一行一行地去背。背完之后,在计算机上熟悉键盘开始打。他一边打,一边用耳朵在机箱上听。这个指令如果输入正确,硬盘一转,OK执行了;如果硬盘没反应,他就知道错了。那个时候他学编程非常艰辛,要比普通人付出多数倍的时间,才能写一段非常简单的报时程序;而现在,他用上了读屏软件,开发程序已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,在我们公司成为了一名顶级的程序员,盲人程序员的梦想对他来说已实现。

在我们公司还有20几位盲人,他们都做客服的工作。他们可以通过QQ、微信、电话与客户沟通,为他们做出解答。我发现盲人做客服有得天独厚的优势:因为看不见,他们就觉得很安静,所以回答问题时非常认真。很多明眼人到我们公司参观以后,觉得盲人客服比明眼人做得还要好很多。

 科技改变盲人生活

 那么盲人的生活又有哪些改变呢?过去,我们去外面吃饭只能靠鼻子去闻,这是四川的麻辣火锅,那是新疆的烤羊肉串……如果走着走着没味了,就找不着餐厅了。但现在,盲人和大家一样,也用上了点餐软件,手指轻轻一动,过个半小时,这餐就自动给送上门了。过去做按摩时,我最怕的一个环节就是收钱。咱们这100元和50元的纸币让我摸,说实话,我是真摸不出区别来,所以一到收钱我就特紧张。但现在,我们用上了电子支付,收钱对我们来说已不在话下。甚至,我们也和大家一样,用上了打车软件,可以轻松打到出租车。另外,借助聊天工具,盲人居然能够在网上找对象了!以前,盲人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流,但自从我们能够用上手机、电脑,找对象都没问题了。我知道一位山东的盲人男孩子,通过QQ认识了一位云南昆明的全盲女孩子,两人谈了三个月后喜结良缘,这就是科技的力量。

科技改变了盲人的生活方式。其实我们要的并不多,我们要的就是能够平等的融入社会。

 有时候我也很纠结,大家可能并不理解我们,比如说炒股,我们也喜欢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,虽然看不见红绿相间的K线图,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有炒股的权利。可实话告诉大家,我们绝大多数的盲人去证券公司开户,都会遭到拒绝。就现在我用的这个账户都是我老婆的,因为人家不给我开,人家说你们盲人没有炒股的能力。还有我们经常去银行取钱或是办信用卡也会遭拒,他们觉得盲人控制现金的能力有限。所有这些事情都让我们很尴尬,所以在这里,我们要呼吁的就是平等,给我们一个平等的机会,我们会和大家做得一样好。

给盲人一个平等的机会

很多人就问了,你们是弱势群体,作为普通的人,我们该如何帮助你们呢?其实我们不需要更多的帮助,我们要的就是大家能够给我们多一份信任、多一份理解。因为我们有能力去融入这个社会。

随着共享单车的普及,盲道也逐渐被占用。有一天我让单位的明眼人出去拍拍,看哪个路段有共享单车占用盲道的行为。第二天,这几个人跟我说,没法拍。我问为什么没法拍?他们说盲道上到处都是共享单车,你让我拍哪儿啊?

所以我就很纠结,很多人在说,我们在大街上见不到盲人,盲人都去哪儿了?其实盲人都待在家里了,因为他们出不来,因为你们把盲道都给占用了。

我要讲的是,大家只要给我们一些理解,把这个盲道让出来,我们就能自己出行。而且,这也是通往未来盲人的一条生命线。

 

有一次,我和央视在中关村拍一个盲人过马路的节目,但拍了20分钟都没拍好,为什么呢?很多热心人都跑来拉我过马路,有位老大爷带着我往马路对面走,有位阿姨什么话都不说,拽着我这盲杖就往对面走,更有位大哥老远就嚷了,等会儿等会儿我给你领过去。

其实我要的,是让我能够独立通过马路。如果您是开车的,见到手持盲杖的盲人,那您就慢一点儿,或者您按喇叭,告诉我这有一辆车。其实对我们来说,这种帮忙就足够了。

有一次我上公交车,售票员好心,就说大家给这盲人让让座,有一位小伙子起来了,售票员就说你坐那儿吧,我说我坐哪儿啊?他说你往前走、往左转,对对对再往左转。其实当时转了半天,我还是没找到那个座位,这弄得我特别的尴尬。

理解信息无障碍的理念

 我就心想,其实大家对于无障碍的理念还并不是很了解。你与其在那儿说了半天,倒不如把我拉到座位旁边,拉着我的手摸一摸靠背的扶手,这样我就能坐下了。

那么我是怎样帮助盲人的?我只做了三件事。第一,让盲人能够用上智能手机;第二,让盲人能够用上普通电脑;第三,让所有盲人按摩店的盲人朋友们主动地去收银。

2008年,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,当时的想法特别简单,就是想要以残帮残,用科技的力量让盲人重获光明,让沟通不再有障碍。但是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这几年我几乎天天四处奔波,到各地去呼吁信息无障碍,去UC、百度、腾讯……让他们给我们开放无障碍的代码。

有的公司你一讲,人家能理解盲人的需求;但有些公司根本就不理解,会说普通人我们都忙不过来,真没时间帮你们做信息无障碍的改造。

现在,我的产品已经为40多万的盲人提供了服务。在2014年,我也见到了比尔·盖茨先生,他看了我的产品演示后对我说,这个产品很伟大,一定要好好坚持下去,因为这件事能够给盲人带来更多光明,能够让盲人通过非视觉去体验社会、感知世界。

现在很多企业都被要求安置一些残疾人。很多企业主会问,盲人能做什么?或者说残疾人能做什么?我想说,你要安置残疾人,就一定要给他们安排一定的工作,哪怕只让他们做一点点事情,比如帮你们做做网上客服、维护朋友圈、接接电话,千万不要每个月只发他一两千块钱,然后让他天天待在家。

说了这么多,我要强调的就是一点,让我们公平融入社会,这需要信息无障碍的支持。其实,每个人都需要信息无障碍,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我们身边有很多朋友得了近视眼需要配眼镜,这个眼镜对他们来说,就是一个信息无障碍的产品。对于所有人来说,今天的一点点付出,换来的就是未来更多的方便。今年,我们和上海绿地办了一次智能社区体验活动,我有跟设计师说,能不能把所有的电梯加装一个语音播报,只有加装了这个语音播报,我们才能从电梯里走出去,不然我根本就不知道现在是几楼。大家想一想,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,不仅仅是对于盲人,对于老年人也非常重要。因为很多老大妈、老大爷眼花了,但如果他们能够清晰地听到,那也是非常的方便。这个就是信息无障碍的一个理念,只要人人都能够了解信息无障碍,人人都能为信息无障碍做出一点贡献。

今年,以我为原型拍摄了一部电影,叫《我是你的眼》。电影中,我们最大的一个呼吁就是希望信息无障碍能够立法。只有通过立法,所有的企业才能自觉的去遵守,而不像现在这样。

盲人出门、工作非常不易,但我们也有着和大家一样的渴望。我希望未来,盲人也能开上属于自己的汽车。所以,只有科技才能够改变盲人的生活方式,才能够改变我们的命运。

如果你愿意为信息无障碍做出一点贡献,那么就告诉你身边的人,用你们的智慧、力量、能够联系到的任何人,把更先进的科技技术运用到残疾人的领域,那么我们的今后一定会更加光明。我们最大的理想,就是有一天,能和你手拉着手、肩并着肩,一起走在大街上,那个时候我想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人。

谢谢大家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